第三章(下)面对德福考试,我想过一千种死法

翰一的留德手账本 2020-03-25 10:27 德语

我的老师曾对我说:“人需要知道自己下一段时间要做什么。”在这一点上我想我一直没有迷失方向,现在回想起来去年的311日,我来到北京的日子,觉得那时候的自己真是幸福,一下子看清了之后八个月要做什么,那样的生活是多么地有目标性呀!可虽然八个月通过德福的目标是早就定下来的,但前几个月总归是离实现目标还太过遥远,生活艰辛但感受不到压力。到了最后两个月,可算是知道了被压到喘不过气来是怎样的体验。无形的压力像是实实在在的一只有力的手掌,把整颗心包裹起来,每一根血管都无法舒张。


其实没有人给我施加压力,是我一如既往地自己跟自己较劲。沉浸于学习之外的每时每刻,脑海里生长着、交织着千奇百怪的藤蔓。面对德福考试,我想过一千种死法。我怕我每天5小时听力练习依然不足以应付考试,我怕我的词汇量不足以对付各类Thema的文章,我怕我难以在变化多端的考题面前保持镇定自若,我最怕的,是万一通过不了,还必须再来一次备考历程,我已经几乎没有新题可做了,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经受住失败的打击。北京城9月的秋风总是能刮起心头的一阵凄凉和绝望,尽管如此,我还不曾想过后退,正如一句德语谚语所说 „Wer kämpft, kann verlieren. Wer nicht kämpft, hat schon verloren.“(前进不一定成功,但后退已经失败。)也许正是我最后的一点希望,支撑着我度过绝望的时光。但我也终于明白什么叫“坚持就是胜利”。争强好胜的自己总是把奋斗取得的结果看成这一段生活的总结,但我那时才明白,持续着每天12小时学习的节奏直到考前一天也绝不松懈,其实我已经尽了我全部的努力,毫无保留。如果一个人像一支蜡烛,把全部的自己都拿去发光发热,哪怕只能够温暖一方天地,也不会融化出一滴悔过的泪水。


可笑的是,我只能拿出最差的身体,去对付最后的冲刺。大概是从10月中旬开始,这副自幼就不怎么争气的身躯终于发出了抗议。绷紧的一根根青筋在太阳穴旁隐隐起跳,不由得想到至尊宝握住紫霞仙子的纤纤玉手时,紧缩的头箍勒出的胀痛。最难以忘怀的是每个将眠未眠的夜里,上下牙齿似乎是背着思维意识的支配,偷偷地咬在一起难舍难分,受苦的自然是一旁红肿的牙龈了。就是拖着这样一副疲惫的身躯,悬着一颗伤痕累累的心,我参加了11月的德福考试。


出考场时抚摸着南师大校园里柔和的午后日光,内心依然颤抖着,不敢相信这就是这场持续了8个月的马拉松的终点。以考试的分数作为这八个月最后的结语,未免太过草率。所以我终于在下次赴京之前写下了这些文字,很幸运地借用这次机会,在安稳流逝的时光里,又回味了去年那场旅行中每一段心路历程。时光是把筛子,筛掉那些不快乐,回忆里尽是阳光,哪怕是孤独都可以折射出不一样的光彩。脚步从未停歇,故事仍将继续,这本留德手账,我还会矢志不渝地写下去。




评论( 0条 )

评论

翰一的留德手账本

一本记录留德生活的手账,从德语学习历程,到德国大学生活。我愿把时光埋在字里行间,绽放璀璨的回忆

关注
热门话题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