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爸妈去旅行。。

小乔妹在德国 2020-04-02 11:02 生活

看到爸妈发来的平安到家的消息,惴惴不安的心总算终于落下。1月22日至2月1日这几天对我来说就像做了一场梦,一场有幸福、有惊喜、有欢笑、有担忧、有害怕、也时而有些小小争吵的梦。


大三出国交换那年,因为学业压力不大,加上年轻活力胆大无畏,我和闺蜜们走遍了欧洲许多地方。每每看到令我难以置信的美景时,我都会在心里默默想:我是凭借着父母的支持才能享受这一切,如果有一天我也能让他们亲眼见证这般绝美风光就好了。


总算终于有机会实现这个心愿了,在去年10月份左右订好行程攻略酒店交通,办好签证后,爸爸说:“一切准备就绪,只欠出发了。” 他甚至从那时就开始利用工作之余的时间在网上开始了云旅游,看了各地的简介,脑袋里勾画出各地的风景,还认真拜读了马克思的《资本论》。每次和我视频时,都会跟我表达对这次旅行的期待,说想要看看别处的风景,别处的人们,寻寻别样的生活,别样的思想。真是我可爱又认真的爸爸呀!相比于爸爸的“过分激动”,妈妈则完全放权,当了甩手掌柜,甚至连我们具体要去哪里都不太清楚。也好,毕竟终于有一个机会让她从忙碌的工作中抽离出来了。

没关系,交给我就好了,跟着我就好了,别担心”—— 应该是我一路上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了。我承认,被依赖的感觉会有压力,但是,更多的是一种幸福,一种和爸妈角色互换的幸福。当你们老了的时候,就让我像你们以前照顾我一样照顾你们吧。



本来预定的行程是德瑞法三国深度游,但受到国内疫情影响,形势每天都不一样,法国出现确诊病例,多国航空宣布停飞,爸妈后期也开始非常担心,商量过后我们最后决定取消法国行程并且改签到1日回国。虽然多少会对这一次难得的机会而没能让他们完全轻松放松地走完感到遗憾和抱歉,但更多的是非常感恩:只要我们都健康平安,只要我们在一起,不管做什么,都是幸福的。

这一路上我们三个人其实很少并排走着,常常是呈一条竖线。妈妈“盲目自信”地一马当先,爸爸慢悠悠地边看边想边走边拍,我在中间左右为难:一边要“控制”妈妈,提醒她往左往右走,一边要“看好”爸爸,常常回头看看他有没有跟上。也是挺有趣的,一个急性子一个慢性子就这样互相包容互相磨合走过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

旅行的最后一天,我问他们,这一趟旅程最难忘的是什么。爸爸说是瑞士的黄金列车和因特拉肯,在黄金列车上,爸爸就像当年的我一样,对瑞士的湖光山色惊叹不已,当天回到酒店后就马上在备忘录里写下了自己一路上的震撼和激动:

从卢塞恩到因特拉肯,是瑞士最富盛名的一段铁路线——黄金列车。果然如我所愿,沿途美景除了开阔的草原、错落有致的木屋、清澈的河流、碧绿的湖泊,最让我感到惊喜、最感幸运的是如期而遇的大雪。坐上列车不久,列车全景窗外突现白雪纷飞,飘飘洒洒,白雾弥漫,天地茫茫,银装素裹。人随列车穿行在茫茫林海雪原之中,似乎触手可碰那丝丝缕缕的雪花、树上晶莹剔透的雪枝、漫山遍野的厚软细雪,如梦如幻,恍如身在仙境。这趟黄金列车让我不虚此行,见到了沿途最美的瑞士风光,遇上了人生难得一遇的下雪美景。在这一路2个小时不断变换、美轮美奂的风景中,我除了享受、欣赏,除了感叹、惊喜,我已无法用言语描述其美,而我拙劣的手机拍照同样不及其自然之美。



最让妈妈难忘的则是海德堡,因为大一的时候我曾和妈妈跟团来过一次欧洲,当时妈妈就很喜欢海德堡的静谧与美丽,而且有预感一定会再回来的。故地重游本身就已经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了,如果身边的人还是当年的人,那真是再好不过。只是,那时还要依赖她的那个小女孩现在也许真的长大了。


爸妈反问我最难忘的是什么?我想应该是和他们、晨曦一起吃的年夜饭还有一家三口在瑞士图恩湖边漫步吧。如果一个人在国外,其实我对过年是没有什么概念和仪式感的,所以这次同时有父母和好友相伴的年三十对我来说真的很特别。在图恩湖边漫步则是整趟旅程中让我收获的意外之喜,之前一直是在火车上远观瑞士的湖光山色,后来来到一个只通汽车不通火车、名气不大的小镇Merligen,让我们有机会走到湖边,与瑞士的美来一次亲密接触,就真的像落入爱丽丝梦游仙境一般。眼前一面是在云雾缭绕中若隐若现的雪山,一面是在山上层层叠叠的房屋,脚边是波光粼粼的湖面,耳边是偶尔呼啸而过的车辆,忍不住深吸了几口清新的空气:这般美好真的是让人不忍破坏,在心中也默默期许祖国早日恢复平静安宁。

大三交换结束时我曾写过这么一句话:“世界的确很大很多彩,但其实也很小很简单。” 即便有再多不同,我们都是可以相互理解和包容的,因为从本质上来说:We are the same.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其实我不相信善恶终有报,但我愿意相信,向善是人心本能。即使有很多例子能打破这一信念,但更多的阳光和温暖会让我坚持这份固执。



评论( 0条 )

评论

小乔妹在德国

希望有一个能够记录生活,供自己以后回忆,并且和你们分享的平台。

关注
热门话题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