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新冠日记:政府限制出行待在家如何打发大把时光?

德国华商 2020-04-01 15:58 生活

3月22日星期日 慕尼黑  阳光灿烂

今天居然是周日,不游泳、不泡吧,完全没有周日的感觉!自从我搬到慕尼黑来还没有游手好闲这么久过。非典停课时的我从学校图书馆借了加缪的《鼠疫》和萨拉马戈的《失明症漫记》两本小说来打发数月时间。在马德里失业时哥伦比亚朋友送我马尔克斯的小说《霍乱时期的爱情》排遣空虚,读罢又找来戈雅奖(西班牙电影界最高奖项)二十年间最佳影片观赏。来到柏林找工作后我喜欢上了youtube上把电影或电视剧集压缩成一刻钟精华的节目,一天就可以看完别人连追数月的电视剧。


萨拉马戈的《失明症漫记》封面


曾几何时我会用几个月的时间啃完一本名著,甚至用更加艰苦的毅力啃完外语原版,后来发现看电影或电视剧轻松多了,再后来对剪辑后的浓缩版如获至宝。现在连浓缩版都懒得看,只想刷抖音上一个个的短视频。人生的嬉笑怒骂全都凝结成15秒钟的段子。喜欢嘛,乐一乐;不喜欢嘛,手指一抬下一个。什么起承转合,什么荡气回肠,都靠边站。刷着刷着,一个小时过去了,对自己说:再刷十分钟就关灯睡觉。于是又刷了一小时,打发时光简直轻松加愉快。
 
听有个马拉松名将说,她比赛前会走一遍全路程,把路上的标志性建筑都记下来。这样跑步的时候,她不会想着终点,而是想着下一个景点是什么,长长的旅程就被分割成无数短途,不知不觉就跑到终点了。打发时间何尝不是?老板发话停工两周,觉得好长;几天之后巴伐利亚开始为期两周的限足令(Ausgangsbeschränkung),貌似也不是很长了。如果一开始就宣布在家禁闭一个月,估计是要闷死了。一小时很长,刷一百个抖音段视频感觉一下子就过去了,也是这个道理。


还是要把眼前的时光打发掉。听说意大利那边出门还要填表,没有名正言顺的理由就罚款,我决定出门扔垃圾。望望窗外的阳光灿烂,我决定穿短裤。刚出楼门口就发现被骗了,还蛮冷的,一查手机,零上五度,风还很大。垃圾袋居然裂开,撒了垃圾存放处一地。我想算了,反正也没人知道是谁。好容易出来不能马上回去啊,看看街上有闲逛的,我也决定去附近走走。
 
虽说搬过来半年多了,但是我对慕尼黑始终喜欢不起来。一方面是因为对柏林还有太多放不下,另一方面在慕村始终没有真正的朋友,感觉每个人都对你相敬如宾,客气地让你难以接近,完美地让你无所适从。不像大大咧咧的马德里,自由泛滥的柏林,光怪陆离的哥本哈根,伤感阴郁的布拉格。只要连续两天以上有假期,我就不在慕尼黑呆着。对家门口的了解还不如对萨尔茨堡多。
 
想着想着就逛到一个公园。我从来不知道家门口还有这么大个公园。公园门口竖起了保持距离1.5米的告示。有慢跑的、遛狗的、推着婴儿车的从身边经过。池塘里站着一只鸭子,我盯着它,它也盯着我。我不知道它在想什么,但是我如果懂它的语言,我好想问问它:你的生活有没有从此改变?它不回答,游走了。我突然想:我都十多天没有用了,我还不如只鸭子!
 
好了该回去了,其实主要是腿冻得不行了。路上忽然想到:我室友在华人超市打工,喜欢吃亚洲食品,我常备速冻饺子在家,洒落一地的垃圾有不少是带有中文的包装袋。楼里就那么两家华人,要是哪个多事鬼找来就说不清道不明了。还是乖乖打扫干净吧。上楼拿了扫帚簸箕,来到垃圾存放处,费了半天劲捡干净垃圾。一身灰头土脸,回家洗了个澡,倒头睡觉。


当你有大把时光可以浪费,睡觉也成了一个选项。我上大学时严重失眠,到了西班牙以后虽然睡觉质量依然不高,但是渐渐把胃口调理好了。16年开始西班牙德国两地飞,尽管没有时差,依然影响休息,在适应空中飞人的生活后练就了不管到哪倒头便睡的本领。其实人生不过吃和睡,我三十多岁才学会,不知道算不算为时已晚?
 
一觉醒来发现又换天了,真是朝秦暮楚:就在政客们焦急讨论限足令是不是太过松懈,曾表示不出台全国统一一刀切政策的默克尔宣布,鉴于大家依然故我,想出门就出门,想聚会就聚会,明日起实行接触禁令(Kontaktverbot),也就是禁止两人以上聚集,但是依然没有像意大利西班牙那样禁足(Ausgangssperre)。想必德国对禁止人民自由出入是有思想负担的,就像迟迟不肯集中隔离一样。
 
之后是个更大的瓜:给默克尔打疫苗的医生检测呈阳性,总理即日起开始居家隔离。回想周五晚她推个购物车出现在柏林某超市,万一……算了,我还是继续睡吧,明天又是新的一周了……



评论( 0条 )

评论

德国华商

传递德国华人社会资讯、购房、移民、旅游、保险、交通、留学信息;解读德国官方对华人生活有重要意义的政策、法律。致力于中德友...

关注
热门话题 换一换